一家之言
  從王世明到潛江劫持案中的“最美女教師”,光鮮名頭之下,卻總裹著“代課教師”身份的不堪,這令人痛心。
  教齡30年的甘肅宕昌縣鄉村代課老師王世明,因曾外出打工4年中斷了教齡,至今沒轉正,他認為“可能永遠也轉不了正了”。如今,王世明每月工資只有400元,而當年與他一起代課的教師轉正後拿到了4200元。其際遇也引發關註。(7月23日《中國青年報》)
  王世明去年被中央電視臺評為“最美鄉村教師”,可除了帶回一塊獎牌外,他的生活沒有發生變化,工資條上還是雷打不動的400元——儘管他在極其艱苦的教學環境下,愣是創造了“沒有一名適齡學生輟學”的奇跡,可這無法改變,他是村裡最窮的人。
  每月只有400元工資依然堅守三尺講臺,明知“可能永遠轉不了正”依然無怨無悔,這種精神令人敬仰。都說對代課教師這個群體,無論是遭到無情“清退”還是被認為“以不合法的方式存在”,對基層尤其是農村教育的貢獻都不可磨滅。但王世明的境遇,凸顯了身處“最美”名頭、尊敬目光下的不堪。乾著同一種工作,付出同樣的辛勞,卻被硬生生地貼上“非正式”的身份標簽,並被依據身份標簽給予天壤之別的待遇,這何其不公?
  事實上,現行《勞動法》和《勞動合同法》中,早已沒有“臨時工”和“正式工”之分,所有與用人單位簽訂勞動合同的人都是“正式工”。當地憑什麼因“教齡中斷”不給王世明轉正?為什麼還要划出“正式教師”與“代課教師”的分界?更重要的是,“同工同酬”早已被寫入勞動法規,為何代課教師與正式教師獲得的薪酬卻有天壤之別,難道教育行業就可以游離於勞動法規之外嗎?
  遺憾的是,在有的地方,代課教師儼然成了教育行業的廉價勞動力。王世明是這樣,之前湖北潛江劫持案中“最美女教師”秦開美也一樣,只不過,他們的“最美”頭銜將其存在反差的境遇置於了公眾面前。
  說起來,還是給“代課教師”合法待遇的老生常談。可只要問題不解決,常談也得談下去。對代課教師問題的解決,必然置於教育的大盤子中考量,進行根本性地紓解,而不能總靠王世明、秦開美們以困厄境遇去一次次觸動,靠個案推動,也只能讓問題越積越深。
  □晏揚(媒體人)  (原標題:代課教師問題,別總靠“最美”標簽觸動)
創作者介紹

惡作劇

km34kmlez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